竹子暑假浪里个浪

鲨美EC相关。努力安利永恒之王。
为什么你们都不看永恒之王呢?

【鲨美RPS/架空AU】凯尔特旅行指南 6

1  2  3  4  5

 

6

 

James, 

这是我第一次尝试给你写信,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收到。我回去了一趟,但是现在已经有出发的打算了,大概这封信也有一半要在路上才能写完了。不过如果你回信的话也还是可以寄到那个地址,因为我最近好像有了一些灵感,回去的时候应该比较多(相对于你们送信的频率说)。

果然,我现在坐在篝火边写完这封信。现在正在下雪,路有点不太好走,但雪后的景色也实在令人不舍得加快脚步,真希望你也能看见。

我会在到的下一个城市把这封信寄出,但愿能平安寄达;希望早日见到你的回信(或你本人)。

祝一切顺利。

Yours,

Michael Fassbender

 

Dear Michael,

收到你的来信实在是太令人开心了,我在圣诞节的早上打开信箱时几乎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们这里也下雪了——而且就在昨天!一场雪和一封信,这两样东西是我有史以来收过最好的圣诞礼物。

很巧的是,我明天也又要动身去爱尔兰了——我简直嫉妒死你爱走不走的悠闲生活了,我走到腿抽筋才勉强能在圣诞放两天假。不过也好,我倒还从来没在爱尔兰见过下雪,也不知道这次有没有运气遇上一次(很可能还是只能听你讲了)。

你现在看到的这封信实际上已经是第二稿了——就在刚才我妹妹突然抢过信纸在上面乱涂乱画,导致我不得不锁上我的房门重新写一张。她现在还在锤我的房间门,天哪,我本来以为她已经成年了。自从我跟她聊起你之后她总吵着要见你,你下次如果还有机会来格拉斯哥一定会见到她,我觉得她都已经准备往全世界发寻人启事了。她有时候还挺讨人喜欢的,但大部分时间里是个恶魔。

如果邮戳的时间是正确的话,你是在一周前寄出的这封信——那这已经可以说是飞速了。希望我这一封信也能有同样的好运气;至于你什么时候能看见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也祝你的小说和旅途都一切顺利!

Love,

James

Ps:我大概一个月绕回来一次,但绕的方向不一定(可能对你寄信有一些帮助)

 

 

Dear Michael,

我正在你家门前写这张明信片——好吧你很显然不在

(我记得谁好像还欠我一顿下午茶来着)

我猜收到自己家乡的明信片的感觉还挺奇怪的?

Love,

James

PS:你真该整理一下你的信箱,它现在塞一张明信片都难

 

 

 

James,我觉得我有点卡在Erik的故事里了。我总是感觉缺点什么但是又辨认不出来。

我已经在海边停了十天——我很少在同一个地方停留这么久。我惊恐地发现了许多Erik和我的相似之处,甚至以前我从未想过的,或者从来不觉得相似的地方,现在都如此熟悉。

我不知道是我受了他的影响,还是我在慢慢改变之中无意间把不了解的一个自己投射到了这个角色身上,而现在看却令人毛骨悚然。我最近常常有一切都不太真实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写这些,大概我今天确实喝醉了,估计我明天根本想不起来这张胡言乱语。

我想我明天一定要启程了。

 

 

James,

很高兴收到你的信(以及明信片),也很抱歉这么晚才给你回信。不过我这次回来之后一段时间内不会再出发了,下一次我很乐意邀请你进来坐一坐。

说到信箱的事——我看到的时候也吓了一跳,一般我收不到这么多信。很有意思的是,这些信其实都跟你有些关系——这件事上我们简直同病相怜,我也有一个朋友对你特别感兴趣,而我完全不知道为什么。

期待与你再次相遇,希望你能赶上爱尔兰的雪景。

Yours,

Michael

 

Dearest Michael,

今天是我有史以来最开心的一天——这说起来还有点复杂,但还好这世界上总还是有那么些好人的——简单地说就是我很快就又可以见到你了,我可是对你的邀请觊觎已久了。

猜猜这封信和我哪个到得更快?

See you soon

Lots of love,

James

BTW我还是没看见下雪,甚至开始考虑你是爱尔兰旅游局派来骗人的可能性

 

 

Michael听到敲门声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下一秒他就从纸堆里跳起来冲下楼梯跑向门口。现在已经将近十点,在这个时候还有可能来拜访他的只有——

“嘿Michael——哇,这可真是一个热情的欢迎……”James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开门的Michael抱了个满怀。作家才意识到自己的无礼行为,但是脸上仍然挂着露出两排整齐牙齿的笑容,毫无歉意的道歉并侧开身子让James进来。

“我没打扰到你吧?我看你好像正忙着……要不我明天再来?”James环视房间了一圈,Michael正收集着散落在四处的稿纸、书和信件,努力腾出一张能让对方坐下的扶手椅。“完全没有,真的,只是我没想过现在这个时间会有人来,稍微有点乱——不过你又是怎么决定现在跑过来的?”

“这个嘛,主要是我在和一封信比赛,”邮差高兴地扬起了眉毛,“而看样子我又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你到时候看到信就会明白了……这是你吗?”

“什么?”

Michael还有点没反应过来地看向James,对方隔空指着一个相框,相框里是一个还带着点婴儿肥的的小男孩,但是从眉眼与脸型看,显然就是眼前的——

“该死,”Michael抬头望天长出一口气,“我记得我应该早就把这张照片扔在阁楼里了。”

James的表情混杂着震惊、不可思议和不太成功的憋笑,于是他继续说,“我没告诉过你我小时候很胖吗?我现在还会因为Fatbender这个外号感到伤心哎。你觉得这很好笑吗?”

James看着他,又看着相框里的小男孩,最终还是没忍住不住笑了出声,Michael无奈地看着他,最后也跟着一起大笑起来。

“那么,”他拍着好不容易收拾出来的椅子靠背说,“喝点什么吗?”

对方大大咧咧地陷进了扶手椅里,伸了个懒腰:“嗯……还是算了,我怕我太兴奋了晚上睡不着觉。”

“要不来点没那么刺激的,热巧克力怎么样?”

“那真是太好了。”

暗地里嘲笑着James理直气壮的瞬间反悔,Michael愉悦地闪进了楼梯下的厨房。而等他端着两杯冒着热气的巧克力走回客厅时才发现,前一分钟还担心自己太兴奋的邮差已经不太优雅的蜷在宽大的扶手椅里睡着了。Michael哭笑不得地放下杯子,把沙发上铺着的毯子抽出来盖在James身上。他环视了一圈,最后放弃直接坐在地上,随便抽了一本书垫在稿纸上,咬着笔头继续梳理他目前为止进展不太顺利的文章脉络。

作家写下了几个不太确定有没有用的人名,之后在人名之间画了几条他很确定完全没用的线。他大概还花了一点时间盯着这张没什么意义的纸,直到他有点烦躁地把它攥成一团扔到了壁炉里。Michael揉着头发起身,靠在窗边无聊地发着呆——

——然后突然意识到外面在下雪。

 

“……James?James!?”

James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感觉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随即感受到的是肩膀不住地摇晃——他努力睁开眼,发现Michael挂着兴奋的表情看着自己。

“呃……我刚刚睡着了吗?”

“你确实是,”作家好笑地回答,但他还没来得及道歉,对方就紧接着说:

“现在赶紧起来,外面在下雪,我带你去个地方。”

 

“……所以?”

他跟着Michael出门,对方轻车熟路地带着他爬上了一座不知名的小山丘,然后在山腰上一个视野宽阔的平台上坐了下来;就算他一开始还有点刚睡醒的昏沉,现在也完全被冻清醒了,尽管Michael还很贴心地给了他一件御风的外套,以及铺在地上的毛毯。但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尤其是看到鹅毛大的雪花静静地落在山腰无数棵树的每一个树梢上,山脚无数栋房屋的每一个屋顶上,而月亮刚刚从地平线上显露出来——James不是个作家,上帝保佑,他身边这个人才是——而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描述面前摄人心魄的美景。

“我小时候经常一个人跑到这里来……其实现在也经常来。算是我的一个私人珍藏?”Michael略带自豪地介绍。

“哇,这实在是……太美了,这简直……”James绞尽脑汁地想找出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最终放弃。“抱歉,我觉得我的语言已经抛弃我了。”

Michael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而James觉得他的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下有着一种奇妙的透彻感。

“……给我讲几个故事吧。”对方突然开口。

“什么?”

“我给你讲过了Erik Lehnsherr的故事,你也应该礼尚往来给我讲个故事吧?”

“但是我没有什么故事可以讲啊?”

“James,”Michael笑着凑近了一点,“你总有什么故事是值得一讲的。”

“但我真的没有什么有意思的故事……”

“那就现场编一个。”对方仍然睁着那双晶莹剔透的眼睛,恬不知耻地看着他。

“Michael,我不是个作家,我做不到。”

“你可以的。”

“我不行。”

“你可以的。”

“我不行。”

“James,你可以的。”Michael还是坚定而温柔地看着他。

“It was a dark and stormy night.”James自暴自弃地说。

Michael忍不住大笑,有那么一会,白雾遮盖了他的眼睛,就像云朵笼罩了月亮。“我相信你可以做得更好一点?”

“好吧,我只有几个很久以前给我妹妹讲的睡前故事。”James终于耐不住对方的软磨硬泡,而Michael也欣然表示洗耳恭听。于是他尽量回想那几个故事的细节,一个拥有神奇手提包的奶奶,一个英雄的神奇小虫和他同样勇敢的朋友们,还有一个拉出星球的宠物恐龙;他一开始还担心Michael笑他,但恰恰相反,对方无比认真地听着几个傻乎乎的儿童睡前故事,几乎令他感觉有些紧张——他都不太敢直视对方的眼睛。

等他结束最后一个经典的小红帽的故事之后,他才敢看向Michael。听完了四个睡前故事的作家此时躺在地上,闭着双眼呼吸均匀,脸上还挂着愉悦的微笑。

就算这是睡前故事这也太夸张了吧——James怀疑地看着疑似睡着了的Michael,然后意识到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等下,我要怎么把他弄回去。虽然他良好的职业素养使得他记得路线,但他可没多大把握扛着对方走完这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路。

正当James在震惊之中思考的时候,Michael睁开眼睛无辜地眨了眨,说:“没了?”

“……你没睡着?”

“你讲的令人不太容易睡着。”他耸了耸肩,翻身坐起来。

“这算是赞美吗,考虑到我讲的实际上是睡前故事?”

“我是说,你讲的很吸引人,”Michael笑着说,“有人告诉过你,你讲故事讲的很好吗?”

“显然没有,一般也没人逼着我讲什么故事,”James长出一口气躺倒在毛毯上,“感谢上帝,我差点以为我要在这个天气去跳湖。”

对方大笑着也倒在毯子上作为回应。

 

 

 

 

+++++++++++

失踪人口回归【。所以你们看这章长了那么一点(:3)

不会坑的只是以后时间不定了……

neverwhere的詹真的超级可爱……完全就是个多动症少年嘛^q^,四人组之间的互动(吐槽)也可爱(失去所有语言功能

下周希望能上个色或者画个本尼Islinton XD

【鲨美RPS/架空AU】凯尔特旅行指南 5

1    2    3    4  

5.

“……我们还会再遇见吗?”

“什么?”James好笑地看着他。

我不会真的说出来了吧。Michael简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

“我的意思是,你一般也不在什么地方停留,那我应该怎么联系你呢?”

邮差皱着眉头仔细思考了一会。“这好像确实是个问题……我觉得你大概可以给我写信?”

“那……我该寄到哪儿呢?”

“嗯……就写James McAvoy,Scotland好了,其实理论上你可以寄到苏格兰或者爱尔兰的任意一个城市,只要不写详细地址我应该迟早都会看见——说不定你随便寄我还能快一点收到。”

“好……那你已经知道我的地址了?”

“当然了——那我先走了?”

“一路顺风。”

Michael与James道别之后一个人回到了爱尔兰。这大概是他最短的一次旅行了;但是他真的需要停下来想清楚一些事情——他好像突然有了灵感,又好像不是灵感,又好像不止灵感;像不知不觉中突然拥有了一些从未听闻的事物,而那些事物又仅仅是一两个破碎的梦的片段,没有前因后果,没有逻辑动机,只有一种模糊的感觉,而他甚至无法分辨这种感觉是好是坏。

他想把这种感觉记录下来,却发现自己完全束手无策。没有一个单词是正确的,没有一句话能成功表达他想要表达的;他从前把文字当做他的左膀右臂,但它们从未如此笨拙,或者他干脆已经残废了。

他大概花了两周的时间才真正明白,在他真正理解这种感觉之前,一切的尝试都是无用的。

无可奈何之下,Michael决定向他人寻求帮助。

|||

Jennifer的第一封回信措辞很冷静,仅仅是询问他事情的细节,而Michael觉得确实也到了把这件事写下来的时候。

于是他开始动笔,从最初的巧遇开始。他刚动笔时语言很平淡,因为他只想着把整个事情向Jen解释清楚,并不想把它当成一篇小说。但是后来他发现他做不到。不是实际意义上的做不到——他可以不带任何感情,平铺直叙地讲清楚整个故事,但是那是不自然的,让他感觉……很不对劲。

去他的。Michael后来想。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而他由此还收获了一些意料之外的。就在他叙述的时候,那种感觉——那种无法被记录的感觉重新出现了,而且更加清晰,就存在于他的文字中间,就存在于James身上。

James。他是这种感觉的集合,或者更像这种感觉本身。他既简单而又复杂,既活泼而又温和,既亲密而又疏远。那种感觉独一无二,在他身上独一无二,而脱离他根本无法存在。这种感觉仅与他相关,仅与他周围的事物相关,仅寄托在他身上才能被表达、被记录。

他把信寄出去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如此疲惫。从内到外的疲惫。

|||

James又一次盯着跳动的火焰。

真是奇妙,他与Michael在一起的时候想着的是炉火和窗外的雪,而现在他坐在炉火边听着窗外的雪,想的却是Michael。

他想起他在篝火照耀下的侧脸,以及翻页时纸张摩擦的沙沙声;他独特的嗓音,和他从未被人认真阅读的故事。还有很多细节在他不经意的时候慢慢出现,比如他唱歌时明亮的眼睛,威胁说要跳湖时的神色,比如他笔下因寒冷而生存的Erik。

他想着作家漫无目的的旅行,猜想对方现在应该正坐在篝火旁边写着他孤独的故事。

……然后James感觉自己的头发被毫无章法地揉了一大圈,同时Joy坐在了他旁边。

“你在看什么?”Joy假装好奇地看向他腿上摊开的书。

“呃,这个应该是……”James低头,才发现他把书拿反了。他手忙脚乱地把书转回来,再抬头刚好对上Joy玩味的眼神。他叹了一口气,把书扔开揉了揉头。

“所以?”Joy不怀好意地看着他,“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的妹妹简直是个恶魔。”

“James,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James呻吟一声在沙发上摊开。“这说起来还挺长的……”

“不着急,长话长说,我很有耐心的。”

于是他只好从头说起,从爱尔兰的超重信,格拉斯哥的四处乱逛,到路途上的巧遇,篝火旁的朗读;他告诉Joy他实际上知道那四句歌词的意义,但他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更没想到对方会转而言他;他还告诉她作家没有计划的计划,和他们在海边的分离。他觉得他简直不是自己在叙述,是那些句子本身争先恐后地在向外奔跑,想要被人所知悉。他越说越发现Michael的神秘与疏远,但同时,其他一些藏在疏远之下的事物也随着他完整的回忆浮上水面,但是却更不清晰,那种模糊的感觉让他想起——

让他想起林间小路上那一瞬间奇妙的感觉。

然后他就停下了。严格说来他按照时间顺序已经说完了,但他不知道该不该继续说下去,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还会说出些什么。他莫名感到不安,又同时感觉无比释然。

|||

Michael觉得自己在混沌之中大概度过了一个世纪,但是邮戳告诉他才过去两周不到。他居然听到了邮箱开闭的声音,他从来不记得他有过这么好的听力——然后他就打开了门。要么他突然拥有了瞬间转移的能力,要么他就是失忆了。

总之,那并不是他熟悉的苏格兰邮差,对方礼貌地向他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他打开信箱,里面也只有一封信,是Jennifer惯用的白色信封。

|||

等到他鼓起勇气承受Joy的目光,却发现他的妹妹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像同时混杂着欣慰、感动、震惊和喜悦,然后James听见她说:

Michael不无失望地打开信封,一行笔迹狂乱、一看就是在激动之下写出的句子毫无阻碍地映入眼帘:

 

天哪,你知道你爱上他了吗。





=========

失踪人口回归【其实只是考完了期末

Jen和Joy上线啦XD

……然而我现在才意识到自己不会写双向单箭头的事实 【笑容渐渐凝固.jpg

【鲨美RPS/架空AU】凯尔特旅行指南 4

1  2  3  

4.

James钻出帐篷,走向坐在篝火旁写作的Michael。他在侧对面坐下,视线很自然地放在了对方身上。

旅行作家全神贯注时的神色非常……迷人。那是一种独特的、若即若离的气场,同时散发着鲜明的孤独和模糊但确实存在的温柔。
James放空地看着对方,就像放空地看着一副画廊里的名画。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温暖的篝火发出的噼啪声,也可能是行走一天带来的轻微疲倦;他就是毫无理由地感觉舒适与安心。就像在一个冬天的晚上,坐在炉火旁,听着窗外的雪声看着一本熟悉的书。

Michael全神贯注地寻找着一个合适的字眼,抬起头刚好撞上邮差的视线,然后才有点迷糊地想起来身边还有一个人。

“抱歉,我有打扰到你吗?”

“没有,完全没有,请坐。”Michael拦住了准备起身的James,于是James重新坐下,向着对方挪近了一点。

说完全没有被打扰到显然是个谎言。一旦没有灵感,Michael的视线总会不受控制地四处游移,最后落到斜对面邮差的身影上。而且不知道为什么,看向对方的时候,他无法做到像看一棵树或者跳动的火焰一样一边看着一边思考。他好像好久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了,纯粹地看着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像发呆一样。Michael莫名地并不抗拒这种感觉,对此他自己都感到意外。他一直不希望有人与他一起旅行,因为他长久以来都以为一个旅途伴侣会大大降低他的写作效率,并且也会严重影响他的心情。但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至少与James一起的时候不是这样。James的确幽默、开朗、非常活泼,却并不活跃得令人厌烦;他们一路上确实互相开了不少玩笑,但他们同样也能共享林间的静谧。

“……或者你读出来也可以?”

旅行作家在出神中没有接收到任何信息,却条件反射地应声抬头。James看着对方又一次迷惑得可爱的表情忍不住笑了,“我大概是又打扰到你了。”

“什么?”

“我刚刚问你,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让我看看你写的东西……结果你一点反应也没有,于是我就说那你读出来行不行,然后你就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了。”

“我其实一开始没听见。”

“原来你是真的没听见。”

James朝他微笑了一下,然后再次准备起身离场。

“我可以读给你听。”Michael突然说。

邮差停下动作回头看着对方。

“……如果您还愿意洗耳恭听的话?”Michael又故意模仿着James白天的中古英语腔调,成功引来了邮差的大笑。

James又一次坐下,这次距离Michael更近。旅行作家整理了一下稿子,想尽量按照他构思的顺序读下去,而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个行为很有即视感。

“如果我睡着了怎么办?”James突然开玩笑地发问。

Michael一点都不开玩笑地放下一摞稿纸,转过头面向对方,以真诚而令人信服的语气说:“你作为我十几年来第一个,唯一一个,很可能也是最后一个读者,如果我什么时候抬起头发现你已经睡着了,那你明天应该可以在洛蒙德湖岸发现我的尸体。”

James大笑,“那我一定要誓死捍卫洛蒙德湖的清澈湖水。”

作家无奈地拿起稿纸收回视线,放弃了整理出一定顺序的尝试,清了清嗓子开始朗读。

Erik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离岸边已经有将近二十尺,凝重的湖水淹没了他的腰际。他低下头想要透过水面看见什么,但他甚至都看不清自己的倒影。湖水像海浪一样温和地来回抚摸,就像怀表齿轮有节奏的互相镶嵌,让他昏昏欲睡。他能听到无尽的湖面在召唤他,让他再向前迈一步,再一步,直到令人安心的黑暗将他从头到尾完全吞噬。

他最后浑身湿透地在湖岸上静坐了很久。他自己都不记得他是怎么回到旅馆的。唯一令人高兴的事是没有人敢接近他,省了很多时间——至于这些多余的时间有什么用,他回答不上来,也根本不屑于回答。他通过酒精和睡眠使自己避开这些没有意义的问题。

两周后他捧着一杯热茶坐在旅馆门口,像翻一本破相册一样回溯自己的记忆。多么奇怪,他居然是会在门口喝着红茶发呆的人。但这动作无比熟悉,就像自出生就刻在他心中,在他防备松懈的时候突然掌握了他身体的控制。只在这时,他才突然意识到他曾经拥有几十年的是多么平凡,而他仅仅经历两个月的是多么荒谬。

才两个月。他想。他自己都要觉得好笑了。才两个月把你变成了什么样子。

他其实自己也不太清楚是什么最终让他踏上旅途。但是那再也没有发生过。湖边的那次。

只有一次,在一片同样凝重无尽的湖边,他宛如灵魂出窍般走向了那片没有倒影的水面。他又一次低头,看见轻微的波浪诱惑而危险地咬啮着他的靴子。

然后他转身离开,从此之后类似的事情再没有发生。

Michael偷偷抬头瞟了James一眼,本来以为自己大概可以就此跳湖,没想到James一直盯着篝火投入地聆听。他一直微笑着,但Michael却从那个温和的微笑中读出了更多。

他愣在原地,于是停下了朗读。对方察觉到他漫长的停顿,眨了眨眼睛从故事中脱离,转头看向他。

“怎么了?”

“啊,就是……”Michael几乎是慌乱地回答——“……还真的没有人这么认真地听过我写的东西。”

邮差轻笑一声,抛出了一个问题。“这是开头还是结尾?”

“开头,这是所有、一切关于Erik Lehnsherr的故事的起源。”

James又一次若有所思地点头。

“这很美。”

旅行作家不可思议地看着邮差。

“真的,Michael,这真的非常美。”James直视着Michael,又一次露出了他看不懂的温和的微笑。

Michael回望了对方一会,然后说:“我突然想起一首歌。”

“什么歌?”

他直接唱了出来。

“Und ich wollte niemals mehr woanders sein als ihr so nah

Und ich wollte niemals mehr in all den Schein, der jeher da

Und ich wollte ewig seh'n, was sonst nicht mein, was ich einst sah

Und ich wollte wieder ahnen, dass ich alles bin und war.”

James同样安静地聆听,等他唱完之后问继续安静地等他解释歌词。

Michael想了一会。

 

若我是火,无忧无虑远离谎言

脱于苦难,生机勃勃,平静和谐

熊熊火焰诞生了温暖,抑制不住的热情

在比天上星辰更明亮的力量中苏醒

 

“……谢谢你,Michael。”

“为什么?”

对方没有回答,仅仅朝着对方笑了笑,起身走进帐篷里,这一次Michael没有再拦着他。

他其实想拦住他,告诉他也谢谢你,告诉他那四句歌词的真正意义,但是他没有。

至于为什么,他也说不太清楚。


++++++++

歌词真正意义:


我不愿再离去,只因佳人在侧

我不愿再活于往昔假象之下

我要永远见到我曾见到过的

我就是过去和现在所有一切


这首歌叫 ihr so nah,很温暖温柔的一首德国民谣,麦扣实际上说的是另外一段歌词(wink

这一章想写得比较微妙也不知道成功了没有……【。


昨天看了异形沉迷水仙无法自拔再加上期末所以估计下周……应该……没有更新了



【鲨美RPS/架空AU】凯尔特旅行指南 3

1   2

3.

Michael第二天继续上路时还想着会不会侥幸再遇上苏格兰邮差,但是他又不确定自己到底希不希望再见到对方。他觉得自己想问几个问题,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更不知道他是否愿意接受对方的答案。如果真的见到James,他应该怎样应对?他应该打个招呼就走吗?对方看到他背着行李应该会理解……但是,他真的,就这么走了吗?他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更不知道他是否愿意听到对方的回应。

Michael一路上一直在左思右想,等到他清醒过来环顾四周,才明白他大概不会再遇上James了。他怅然停步,深吸了一口气又猝然呼出。他在原地停留了一会,然后看了一眼方向,继续跋涉在坑洼不平的小路上。

与James相对有规律的路线比起来,Michael是真的毫无计划可言。实际上,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下一站会往哪个方向,在那里又会停多久。不过一般来说,他只是随便找一个方向一直走下去,如果在中午或者下午刚好走到某个城镇就找个旅馆住下,然后可能购买一些必需物资,或者在当地随便转转,晚上就闷在屋里写一晚上的素材。

他白天也不是很注意赶路,反正既然没有一个确定的目的地,也就没有必要抓紧时间。再加上他路程的随意性,就导致他每次旅行的时间长短相差很大。他最长的一次连续旅行,他现在回想,好像也并没有什么值得让他一直走下去,只是碰巧也没有什么值得让他停下来。

他最后还是停了下来,只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刚好又回到了起点。他在整理邮箱的时候才通过信封上的邮戳发现已经过了三年。

Michael沿着脚下生机勃勃的小路一直走着。这条小路没有岔路,也没有路标,一开始两边还比较平坦,后来开始有上坡和下坡,再后来有叶子如针一般茂密的树木遮拦他的视线;他猜想这可能是一条登山路线。又过了一会,他听见鸟鸣和虫声中混合着柔和的水声,果然小路在略微弯折之后,左侧并上了一条小溪。

他看着地上树荫缝隙中的圆形亮斑由金黄转成橙红,再慢慢褪去颜色与阴翳融为一体;但是他脚下的小路和身旁的小溪似乎再也没有变过,水还在安静地流,他还在安静地走。

于是他决定就在这里度过一个晚上。

|||||

James无聊地拨弄着跳动的篝火。

独处很容易引人思考,思考一些没什么意义的东西。他白天赶路的时候不太感觉得出来,但是一到晚上就特别明显。他一开始发现这个问题时的解决办法是白天走到走不动为止,晚上闷头就睡。后来他慢慢觉得一个人呆着也没什么不好,于是他经常晚上躺在帐篷外面什么也不干,看着澄澈无比的星空,或者看反射月光的云在空中变换消散。

第二天他继续他的行程,走在他已经走过八百次、未来还要走不知道多少个八百次的路上。但是James从来不会感到无聊或厌烦,因为每一次经过同一条路,它都会有所变化——就像拜访一个不怎么经常见的老朋友,或者听到一首老歌的有趣变奏。冬天和春天是不一样的,就像日出与日落一样迥乎不同;比如路边多了一座农庄,某个岔路换了一个路标,或者突然多了一个很眼熟的人……?

苏格兰实在是太小了啊。

James简直想仰天大笑,但是他成功地控制住了自己,转而悄悄地走到Michael背后,轻轻拍了一下他的右肩。旅行作家显然没有预料到在这条路上会遇到其他人,下意识地猛然转身抓住了James的手。

“靠,”Michael看清来人后长出了一口气,“……怎么又是你?你不会真的在跟踪我吧?”

“我还想问你呢,怎么我到哪都能遇上你?”James一边活动着被猛地掐了一下的手腕,一边耸着肩说。“话说你手劲也真是挺大的,被你掐这么一下还挺疼。”

“……抱歉。”Michael略微低头,抿着嘴不好意思地道歉。

而James突然觉得Michael这个表情,好像,非常,可爱?

Michael看着James没什么反应,于是打了个手势,大概是邀请他一起走。James甩了甩头,决定先不管刚刚那一瞬间奇怪的感觉,快跑了几步跟上对方。

|||||

Michael又像在格拉斯哥一样一直跟着James,在走过几个岔路之后对方意料之中的询问他要去哪里,于是Michael就把自己没有计划的计划一五一十地告诉了邮差。邮差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之后不再说话,而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引起话题。安静曼延在无人的小径上,直到邮差开始哼起一段他非常熟悉的曲调。

“你知道那是一首爱尔兰民歌吗?”Michael笑着问显然心情很好的邮差。

“不知道,”James毫不在意地诚实回应,“……因为我从来没听懂过。”

“所以你其实是不知道歌词的?”

“呃,我大概知道它好像关于,一种黄色的海藻?”James皱着眉头不确定地说,回头瞟了一眼被逗笑的Michael。“怎么,伟大的爱尔兰作家Michael Fassbender要慷慨地帮我翻译歌词吗?那还恳请您不吝赐教,在下必将毕恭毕敬洗耳恭听……”

Michael努力憋着笑看着邮差夸张地行了一个乱七八糟的礼,还故意端着架子用拉长的英格兰腔调说着同样乱七八糟的中古英语。作家演技爆发地配合着邮差,装模作样地托着下巴原地踱了个八字,然后猛然抬起头,对着仍然摆着行礼姿势、充满期待地看着他的James无比认真地说:“其实我也不知道。”

对方大笑着给他手臂上不痛不痒地来了一拳,而他无辜地耸耸肩说:“这首歌的语法真的很奇怪——要么是我看不懂,要么就是一个姑娘的两个情敌最后抛弃姑娘在一起了……”

“天哪,你们爱尔兰人思想都这么先进吗?”

他露出一副非常欠揍的“那当然了”的表情,然后毫不意外地又挨了一拳。


============

再次的……求回复啊……真的……anything……

另外这篇的麦扣一开始可能会比较害羞还需要时间的磨练【其实只是想写纯情鲨

后面还会出现表姐尼子休叔等人作为麦扣亲友助攻团XD

不过那大概是在很久,很久以后了……【。


【鲨美RPS/架空AU】凯尔特旅行指南 2

1

 

2.

那之后James确实没有再见到寄给Fassbender的超重信,连普通的也没有。他也并没有多想,只是把这件事当做他日常生活里的一个小插曲。他整理从小镇往外寄出的信件时还饶有兴致地翻了一圈信封,结果发现作家先生貌似也并不是一个经常写信的人。

总之,他离开镇子以后,就把这个人和这件事完全抛到了脑后。

他的路线是有一定规律的,基本上就是在苏格兰和爱尔兰之间按8字绕圈,那个交叉点就是海峡。但是James其实也不是很严格地按照顺序走,他经常为了平均每个地方收一次信的时间而改变路径方向,比如上一次在爱尔兰是顺时针走,下一次就逆时针走。

在爱尔兰逛完了一圈之后,他又回到了苏格兰。

苏格兰真的很冷,格拉斯哥即使在盛夏的七八月也经常只有十几度,在下过雨之后还总是刮风,而且她已经是苏格兰最靠南的几个城市之一了。

然而James其实很喜欢这种天气。一部分是因为这里是他的家乡,他对这里的一切都有一种毫无逻辑的喜爱之情;还有一部分,他自己也说不太清楚,但是他就是更喜欢寒冷的气候,好像当外界温度降低的时候,他的思维会更清晰,人也会更冷静。

Erik深深吸了一口海边潮湿冰冷的空气,以此使自己保持清醒。

他被脑海里突然出现的句子吓了一跳,感觉熟悉得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然后才反应过来是Fassbender小说中的一句话。

James笑着甩了甩头,轻车熟路地把最后几封信分别投到他熟到不能再熟的几个邮箱里,然后准备回程。他悠闲地走在已经被磨得光滑的石子路上,刚下过雨,地上时不时有几个水坑,他也不是很在意地踩了进去。邮差抬起头,有点好玩地模仿着作家笔下的人物向空中呼出一口白雾,一边走一边看着白雾被他超越,旋转着升高散开。现在还是下午,但是天气不适出行,因此街上空无一人,只有他的脚步声和屋檐上的滴水,以及鸽子抖动肩上水滴时拍动空气的声音。

James享受着这种奇异的静谧和孤独,直到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平静。

“James?James!”

James其实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叫的是他,毕竟叫James的一抓一大把,要不是那个人喊了McAvoy他都不一定会回头。

“It’s me!Michael!Michael Fassbender!”

他惊讶地挑起眉转身,看见一个不陌生的人影兴冲冲地向他跑过来,还差点在湿漉漉的石子地面上滑一跤。

“你怎么会在这里?”James惊讶又好笑地问Michael,对方咧着嘴大笑着喘了几口气才回答上来。“我在旅行啊!事实上它还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呢。”

“但是我以为你是一个小说家?”

“嗯,也不算错,但是我比较喜欢被称作旅行作家。”

他们俩一起走在清冷的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那么……你写的实际上是游记吗?还是旅游指南之类的?”

“算是吧,但也不完全是,我写的东西本质上还是小说,只不过它们共同的主题都是旅行。比如我的主角总是在各种地方之间跋涉,为了寻找什么或者纯粹没有理由地游荡。”

James一边走着一边不安分地踢着一块石子。“所以你旅行主要是为了收集素材?”

“对,还有积累经验,我尽量写的比较接近真实景观和感受,但是似乎……不太成功。”Michael突然一脚踢开James准备往前踢的石子,踢飞了好几米。James撇了对方一眼,没什么反应,但是等再走到那块石子前,James刚准备下脚,Michael又一次抢先踢开。邮差皱着眉抬起头,发现旅行作家还不要脸地挂着无辜的微笑。

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格拉斯哥的街上出现了一幕奇观,两个成年男性幼稚地一边往前争着踢石子,一边装模作样地要把对方绊一跤。

James跟Michael抢了好一会的石子,才想起他并不知道Michael要去哪。询问过后,Michael表示反正他也是从旅馆里出来打算随便走走,没想到正好看到他,再说他也是第一次来格拉斯哥……

“真的吗?那你可真是撞了大运,你也别乱走了,就跟着我好好逛一下午吧!”James突然兴奋起来,拉着Michael就往一个方向跑。

“……你不是还有工作要做吗?”Michael一边笑一边跟上,问着一个他已经不怎么关心答案的问题。

“你叫我的时候刚好搞完,走吧,欢迎来到我的城市!”

一旦涉及到自己家乡,James简直就像是个宗教狂热分子。Michael跟着过度热情的James绕着格拉斯哥转了大半圈,从著名的旅游景点逛到只有本地人才了解的路边餐厅,与其说是闲逛不如说是疯玩——等到Michael想起还有时间这个事的时候,他惊讶地发现他们恰好就在一开始遇到的地方附近。

他跟James说着,然后James非常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真是巧合的话也太巧了吧?老兄,这是我精心计算好时间和距离的一条路线哎。”

“你能算得这么精确?”Michael故意睁大眼睛夸张地问。James看着他滑稽的表情大笑,而Michael发现自己好像特别喜欢看他笑,特别喜欢故意做一些傻乎乎的事情来惹他发笑。

“拜托,好歹我也是在这从小长大的,知道从哪儿到哪儿要多长时间还不简单吗?”James假装生气地回应,但实际上完全克制不住上扬的嘴角,同时继续假装生气地埋怨Michael刚刚在那家唱片店里浪费了太多时间,害得他不得不在中途临时改了路线,不然他们还可以多走几个地方。Michael非常配合地假装害怕抱头逃窜,直到两个人都没忍住笑的跟两个傻子一样。

一路打打闹闹之后,James把Michael送到了他的旅馆——对,他连Michael住的地方都猜到了。

“你这么热情地带我走了一个下午再加半个晚上,现在连我住的地方都猜到了,我是不是应该稍微有点害怕?”临别时Michael在门口打趣说。

James已经走下了一级台阶,听到这句话突然转过身,带着不明意味的微笑慢慢走回来。他一直走上和他齐平的台阶,并且没有任何停下来的意思,把他夹在狭窄的门框中间,然后凑得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万一你真的应该呢?”

——近到他挡住了Michael眼前的所有光线,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感觉到James温暖的鼻息和他轻声说话时的气音,而他愣在原地呆若木鸡完全不知所措——

直到James“噗”地笑出声,然后又笑着他脸上惊恐的表情大步后退,拉开距离和他道别之后,Michael长出一口气,然后才发现自己一直屏着呼吸。

他在门口站了很久,直到身上残留的温度完全消散,才把门轻轻关上。

 

 

===========

求回复 真的 什么都好……(。

【鲨美RPS/架空AU】凯尔特旅行指南

双凯尔特AU 时间架空 反正就是那种还需要邮差的时候……

邮差!James/旅行作家!Michael

 写着没什么动力可能发上来就会有了吧……【并不会

1.

James真的很烦这个叫Michael Fassbender的人。

严格地说他其实不认识他,他甚至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但是这个名字每天都会出现在他的生活里,并且还给他带来很大困扰,这就是个问题了。

这个困扰就是,Fassbender先生,常常会收到,特别,特别,特别重的信。

说特别重好像也不太公正,毕竟寄一封两三公斤的信是不太现实的,但是一本书的重量对于信来说就已经可以用“特别重”来形容了,而且他收到类似这样的信的频率还很高。虽然这个小镇不太大,但是天天背着十几打信件跑来跑去也是很消耗体力的——因此,James只要一看到包里那个又厚又重的信封就心生怨念。

更别提,他还残忍地打破了James的休假计划。

作为一个邮差,James工作里最累的一部分其实是在两个城镇之间跋山涉水还要小心保证信件安全,所以每到一个城镇之后,交接、帮助分发和等待新的信件的那几天几乎就相当于休假放松享受生活了,结果他还摊上了这个Michael·倒霉催的·收信狂魔·Fassbender。

关键是他还不能有什么意见,因为这是他的本职工作,只要寄信的人还有钱贴邮票,他就还得迈着他的小短腿天天把东西往对方信箱里摔。

他就奇怪了,到底是什么啊?

出于高超的职业素养,他从来没有打开那个信封看过,即使有一两次封口本来就是开的也有。只有一次,他刚好被绊了一跤,手里刚好拿着那个信封,那个信封刚好是没封口的。

这么多刚好只是为了证明,他真的不是故意要看的。

结果就是,一大堆信纸全部散开在地,虽然他把所有的纸都捡了回来,但顺序已经不一样了。他在原地愣了一会,最后还是狠下心来一边走一边一张张读,希望能找出规律整理回原来的顺序,至少他给自己找的借口是这样的。

“……海风。Erik深深吸了一口海边潮湿冰冷的空气,以此使自己保持清醒。他站在沿岸一个突出的崖顶,正对着风向,寒风像刀一样割着他脸上暴露在外的皮肤,吸入肺部的空气也像混杂着冰渣一样刺痛着他。但是这正是他所需要的,疼痛让他保持清醒,痛苦让他活了下来。

他抬起头,慢慢呼气。温暖的白雾几乎在瞬间就被海风刮散。

Erik低下头,转身,小心地踩着覆盖着土色苔藓的石块远离峭壁,继续他的旅程。天色有点暗,他不太确定是海边天气不好还是真的已经比较晚了,不管怎样他都应该加快脚步……”

看起来不太像两个人之间互相写的信件,也不像日记,应该是类似……小说吗?James把这页拿开,扫了一眼另一张。

     “……实属佳作,但我社近期确无出版此类作品之计划,还请您略作等待,待时机成熟,我社将立即函信以告,若有不便之处,在此由衷致歉……”

所以大概是退稿了?James幸灾乐祸地想着,那按照作家Fassbender收到退稿的频率和次数来说,他好像还还挺惨的。

他继续抱着幸灾乐祸的心理又看了几页,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已经到了Michael Fassbender的地址,而他的双脚已经完成了任务忠实地停在作家的前院门口信箱旁,直到他听见貌似是冲着他的询问声。

他抬起头,才发现这个他从来不停留超过五秒的地方,有个人正走出门廊,穿过前院向他走来。

他,好像,长得还可以?反正跟James想象的不太一样,他还以为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抽着烟斗,走路颤颤巍巍的那种——

然后James才想起来自己还在读他的私人信件。

他手忙脚乱地想把稿纸放回信封里,但是对方已经走到信箱旁边了,他只好尴尬地连纸带信封一起递到他的手里。

“呃,抱歉,我不是故意……那个,刚刚我不小心摔了一跤,结果这个信封没封好,然后我想整理一下顺序……”James努力解释,但是他自己都觉得毫无用处,只能使场面变得更加尴尬。

“没关系,”对方接过稿纸和信封,看起来像是被James的不知所措逗笑了。“其实知道我写的东西居然真的有人看还是挺开心的。”

James看着对方无奈地耸肩自嘲。“所以你就是Michael Fassbender?”

“是,还是一个糟糕的作家。”Michael向他伸出了右手。

好吧。

“James McAvoy,还是一个倒霉的邮差。”他握手的时候稍微用力地捏了一下,以发泄这几天来的不满。对方居然瞬间就明白了James的意下所指,笑着抱歉说:“不好意思麻烦你了……抱歉,但是这应该是最后一件了,我就差它完成我的退稿大满贯了。”

James也忍不住笑了。

“那么,你愿意不愿意进来坐一会,就当我给你赔个罪?”

“不了,谢谢,我也只是开个玩笑,我还有别的信要送……”

“好吧,那……祝你一路顺风?”

“谢啦……也祝你投稿顺利。再见?”

“……再见。”

Michael看着邮差渐渐远去的身影,突然懊悔自己为什么当时没有多投几家出版社。

+++++++++++++++

安利一颗巨糖→http://rpsss.lofter.com/post/1cd8965c_6d15d2b

打开了我ship双凯尔特的大门。

啊 这个 啊 真的 我不行了 

Shhh:

上色完成。

Charles,welcome home.

我居然50粉惹???(迷惑脸

鉴于这辈子能不能磨蹭到百粉还是个问题,so来玩个点梗。

EC鲨美永恒之王相关。永恒之王大概只能写亚兰桂大三角或者加文个人向不过反正也没有人会点的

但是已经开学了所以速度 大概 不可预知 ?

没人就删


另外那个鲨美的翻译我还 是 在 搞 的……一定要有信心啊……(对记几讲)

暑假浪火葬场

占tag抱歉_(:зゝ∠)_

下午暗搓搓搞一张小警花(*๓´╰╯`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