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暑假浪里个浪

Ebenji沉迷中
偶尔EC意难平

记个梗 暂时还不知道该怎么发展

“Ethan Hunt,你总是想要救所有人,每一个人。
但是如果你必须做出选择呢?
你永远会选择其他人,其他……更无辜的人。
但是,告诉我,Mr.Hunt,
为什么无辜的人一旦和你有关,
就变得……不那么无辜了呢?”

睡了个午觉 梦里听了一个演奏会 演奏的是POI和碟中谍主题曲的!!!交叉混合编曲!!!!!好听到哭啊!!!!!还是那种交响曲!!!啊!!!!!但是我醒了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啊!!!!!(暴哭

我的脑洞无穷无尽风格成谜(。

丁丁历险记!

起因是Benji的头发……真的很丁丁……

10月末了就当万圣节吧XD

【PS:某人一点都不像哈道客船长:P

【Ebenji】一方死亡三十题part3完结

part1     part2


14.等待七日的梦境

第七天Ethan什么也没有梦见。

不论他本来应该梦见什么,麻醉和镇定药物都成功地阻止了它们的出现。

 

 

15.相似的面孔

Ethan总是下意识地注意到某些特征的人。

金发,蓝色眼睛,眼镜,花衬衫和星际迷航T恤。

他一开始还没意识到,他意识到了之后强迫自己不要去看;但他的特工本能总是把这些特征全部送到他眼底。

他知道它们只是破碎的拼图,某一个角度碰巧的相似;眼睛很容易误导大脑,看到一片树叶想到一片森林,看到一滴水想到一场大雨;但是树叶也可能来自路边的一丛灌木,水滴也可能只是谁没拧紧水龙头,大脑这样想只是因为它最熟悉森林和大雨,因此看到树叶和水滴想不到灌木和水龙头。

当完整的拼图拼好,掀开一角的黑布拉起,奇迹从来没有出现,灌木和水龙头也不会变成森林和大雨。金发的人有着褐色眼睛,蓝眼睛的人不够高,戴眼镜的人穿着高跟鞋,穿花衬衫的游客留着浓密的胡子,小女孩穿着星际迷航T恤拉着父母的手兴高采烈走出电影院。

 

 

16.假装你从未离开

Ethan还是在任务结束的时候给那个已经没人的地址写明信片。

他对自己说他只是习惯了,他没对定时偷偷清理信箱的Luther说谢谢。

 

 

17.深刻在记忆中的画面/忘不掉你死去的瞬间

也许是大脑的保护机制,最直接的那些记忆都变得模糊,或者只剩下一些残破混乱的片段,零碎的暗斑,还有清醒后永远想不起来内容的噩梦。

他印象最深的却是前往迪拜的车上,一望无际的黄沙散射着温暖的明黄色日光,技术外勤把眼镜摘下来衔在嘴里俏皮地眨眼。

 

 

18.永远不会原谅你

Benji曾经答应要带Ethan在没有任何任务的时候好好在大不列颠走一圈,这个承诺他还没来得及履行。

Ethan决定只要Benji当面来向自己道歉就原谅他。

 

 

19.如果可以重来一次

(打算写在明日边缘里)

 

 

20.刻着对方姓名的戒指/在身上纹对方的名字*

Benji写的代码里总是有用Mathew命名的变量或者函数。

后来他还是怕有人发现,于是所有变量和函数都用人名命名,这样Mathew就更不显眼了。

 

 

21.改不掉的习惯

“Benji,OPEN THEDOOR!!!”

Ethan大喊,整个通讯频道突然鸦雀无声。

正确的门在正确的时间打开了,Ethan在任务的后半段再也没有说过半句话。

 

22.模仿对方生活

他开始习惯喝红茶。

 

23.最后的通话

“Ethan,东西我已经拿到了,但是我这边有点情况,我现在——”

“……Benji?你能听到吗?Benji!?”

 

24.代替你完成未完成的事

最后他一个人去看了图兰朵。

没有总理,没有刺客,没有暗杀,没有尸体,他旁边的座位上也没有人。

 

25.为了你活下去

自从回到一线之后,Agent Hunt的出勤重伤率一直居高不下。

部长头疼地找上了Brandt,于是Brandt只好死沉着脸找Ethan。

但不论在病床上还是安全屋里,Ethan从来不回答。

Luther把他拉到一边担心地说Ethan越来越像一个任务机器,甚至不关心自己受伤。

终于有一次Brandt受不了Ethan的逃避态度向他大吼,Benji替你挡住那颗子弹不是为了让你接更多子弹的。

Brandt后来想,他总是这样,说话永远不经大脑,永远在不恰当的时候说不恰当的话,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没法挽回。

Ethan还是没有回答,但是终于接过了他手里的纱布压上腰间的伤口。

用Benji来对付Ethan永远屡试不爽,哪怕他已经死了也是一样。

后来部长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说至少你让他不那么经常受伤了,但Brandt只觉得自己真的很卑劣。

 

 

26.梦中呼唤你的名字

他们在安全屋里等待Ethan被注射的致幻药物退效。

在被救出之前他大概被逼供了两三个小时,他们都知道这对IMF的王牌特工不过是小菜一碟,没有人会知道任何重要信息。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Ethan偶尔破碎而轻微的呢喃,唯一能辨认出的词汇是“Benji”。

后来声音渐渐消失,最后一段过久的沉默告诉他们Ethan醒了。

Brandt把水递Ethan,Luther起身去拿电脑;特工坐起来把水一饮而尽,然后缓慢而沉重地喘息。

“我说了什么吗?”Ethan沙哑地问。

“什么都没有。”Brandt果断地回答。

 

 

27.看着你从我面前死去

(和4重复)

 

 

28.治不好的失眠

Ethan躺在床头,把石块扔向对面的墙壁再接住。

凌晨4点一切都太安静了,没有风声,没有脚步声,没有鸟鸣,更不会有突然在广播里响起的欢快情歌。

 

 

29.你离开后的十年&30.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

IMF顶级特工Ethan Hunt在三年前去世,他最后一次用生命换来了世界的和平。

IMF举行了有史以来最盛大的匿名葬礼,所有人抬头看着那颗五角星被挂上那年一米宽的墙面。

Ethan Hunt也败给了七年之痒,两颗星之间隔了七米宽的墙。


END

【Ebenji】一方死亡三十题part2

part1


8.突如其来的眼泪&9.触碰不到的你

Ethan又一次来到公共墓地。

他总是在那棵树下独自坐很久,坐到他能够平静地离开。

奇怪的是,他好像只有在那里才可以获得一种平静。什么都不想的、空白的平静与安定。

或者也不奇怪。

他长出一口气起身,在墓园里漫无目的地闲逛。

直到一只猫打断了他的空白状态,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在一块空白的墓碑前站了很久。

他低头去看声音的来源,半只金黄色的脑袋从墓碑后面探出来,不算长的毛发乱糟糟的,一双蓝色的眼睛半小心半好奇地盯着他。

他慢慢蹲下来,金色毛发蓝色眼睛的猫咪又走出了两步,依旧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他控制不住的地伸手,但就在指尖碰到金色毛发边缘前的一瞬间,猫咪突然灵巧地躲开,带着狡黠的眼神迅速消失不见。他猛地站起想要看清它的方向,却因为突然改变姿势的缺血眼前一黑摔回地面。

柔软的草坪接住了他,他没有撞到墓石,他甚至感觉不到一丝疼痛。

然后他毫无预兆地哭了,无法停止无法控制,哭得一塌糊涂,在空白的墓碑前面缩成一团,被自己的眼泪呛得上气不接下气,颤抖地说着自己也听不清的破碎的话。

 

10.从别人那里得到你的死讯

部长提到Benjamin Dunn殉职的时候,Ethan全身不自然地僵了一瞬间。

很微弱,时间也很短,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Luther在监控里看得很清楚。

 

11.空旷的房间

Ethan从那个纸箱里找到了一串钥匙。

他推开门,把箱子轻轻放在地上。

Benji的住所不是很大,他也不是第一次来;很多次和Benji一起回来,还有很多次没有用钥匙偷偷摸进来,Benji一开始还会被吓到,后来习惯了最多给他一个白眼。

房间里大多数时候看起来都有点乱,沾有红茶渍的马克杯散乱地分布在各处,一个沙发靠垫放在地上方便打游戏,游戏手柄也就放在地上他还有几次差点踩到;沙发对着一块巨大的显示屏,旁边的书架里整齐而有条理的放着很多游戏光碟,以及据Benji说价值连城的周边手办。如果他们还有任务的话Benji会把电脑拿出来放到客厅桌子上,这时候所有东西都摊开在不算大的桌面上,确实杂乱,但是看起来也很温馨。

IMF后来整理过,明显打扫了一遍,还把沙发书柜和桌子都罩上了一层白布。

Ethan看着一尘不染整整齐齐的房间,突然觉得这里过于空旷。

 

12.如果我忘记了你

Luther和Brandt交换了几个眼神,然后Luther突然把Brandt推到Ethan面前。Brandt回头想要给Luther一个凶狠的眼刀,Ethan却拉住了他。

“……你们两个眉来眼去的,干什么呢?”Ethan皱着眉头,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而这Brandt感觉更糟糕了。

“……呃,Ethan,你……还好吗?”

“我怎么了?”

“听着 Ethan,我们都知道Benji……的事发生之后你状态不太好,我们理解的,你有什么问题也可以跟我们说,好吗?你现在实在是……”

“Brandt……”

“我知道,我知道,你确实嫌我啰嗦,如果你不太想见我们我也可以理解,你想静一静也好,但是如果你真的想找人说一下的话……”

“Brandt,等一下,Brandt!”Ethan不得不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的,我在听,我在听。”

“……Benji是谁?”

Brandt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回头,看见同样震惊的Luther,再回头,Ethan还带着微笑困惑地看着他们两个人。

 

13.亲吻你的照片

Benji留下的照片不多,基本上没有正面的照片。

Benji自己不是很愿意出现在镜头上,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有谁会想看一个穿的乱七八糟的程序员上镜呢”。

只有一次,在IMF年会上,Benji被心机叵测的Brandt和Luther轮流灌酒,最后醉得脸颊和脖子都泛起一片潮红,晕晕乎乎地才没反应过来躲相机镜头的这件事。

照片里Luther和Brandt一左一右架着Benji,而Benji迷茫地笑着看着镜头;Ethan不在照片里,因为他当时正忙着拍照片。

他还记得Benji迟钝地反应过来之后冲过来威胁他删掉照片,不过确切的说应该是摔进他怀里然后努力地把手机从他兜里摸出来。

最后Benji放弃了,或者他醉到已经忘记他为什么趴在Ethan身上了,总之最后Ethan把摇摇晃晃的Benji扶回了酒店的房间。一路上Benji像一只树懒挂在他身上不知道在嘟囔什么,而他怎么都藏不住翘起的嘴角。

他闭上眼睛,举起照片轻轻压在唇上,放任自己沉溺在漫开的回忆之中.

TBC


【Ebenji】一方死亡三十题part1

明日边缘卡住了 先写点别的顺一顺;)

看了两篇死亡三十题之后狗血虐文爱好者蠢蠢欲动(喂

大家都写Ethan死亡比较多我就来写一个Benji的嘿嘿嘿


part 2

1.遗物

Benji没有在世的亲人,朋友也仅限于IMF中包括Ethan小组几个人。没有人可以转赠或者继承,技术外勤也没有留下过任何遗嘱(考虑到他们的工作,这其实挺奇怪的),于是办公桌上的公有物品很快都被回收从新分配。三块电脑屏幕留了一块,因为口香糖痕迹实在擦不掉了,其它分开给了两个部门。游戏手柄光碟星战马克杯等等私人物品都被收起来放到了储藏室积灰。电脑上的数据本来也应该整体上传然后把硬盘格式化,但鉴于Benji电脑里私人数据比较多,有人建议应该把私人和工作数据分类之后再处理。这个提议被通过了,但是也没人知道谁应该——或者说谁能够——去判断分类什么是私人什么是工作数据。后来也就没人关心了,一块装了Agent Dunn电脑里所有数据的硬盘也安静地躺在储藏室的黑暗里。

 

Luther注意到Ethan最近有些怪异行为,比如结束各种各样的质询报告和心理测评之后出来的时候总是会绕一些奇怪的路,最后却又什么都不做正常离开。

后来他发现Ethan总是绕去技术部附近,又在某一个岔路过于生硬地掉头转开。

最后Brandt受不了了,把那个不算大的纸箱从储藏室里搬出来扔在Ethan面前扬长而去。

 

 

2.未寄出的信

Brandt知道Benji给Ethan写信。

这个主意一开始还是他给Benji出的,Benji很早就旁敲侧击地向他寻求过很多次建议,全都挂着“我有一个朋友”、“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在你身上”、“我就随便这么一问”之类的名号;Brandt跟他说破了很多次,每次Benji都涨红了脸否认他说的根本不是自己,但是,说真的,他又不瞎。

最后Brandt是真的没脾气了,于是好声好气地对Benji说,好吧,如果你那个朋友不好意思说,那不如写信给他试试,我知道,我知道,是你的朋友,不是你和Ethan,我知道。

Benji若有所思地走了,没有再找过他,Brandt总算松了一口气。

后来Brandt耽于IMF官僚事务不经常看到他们,他还想着下次再见到这两个傻子说不定是参加他们的婚礼。

Brandt倒没有想到他参加的居然会是Benji的葬礼。

他也没想到Benji给Ethan写的信从来没有寄出去过。

储藏室里狭窄逼耸乱七八糟弥漫着干燥难闻的灰尘气味,Brandt拿着厚厚的一叠信纸站在过高的柜子之间,突然感到一阵没来由的愤怒。他想跟Benji大吵一顿,吵得两个人脸红脖子粗就差没打起来,最后他拎着Benji的领子把他拽到Ethan面前逼他表白;他想把Ethan痛揍一顿,打得两个人瘫在地上动弹不得浑身上下都是淤青,然后艰难地爬起来把Ethan拖到Benji面前逼他表白。他还想痛骂自己一顿再痛揍自己一顿,为什么没有早点做以上两件事直到了今天。

但是这三件事他现在一件也不能做,于是无法发泄愤怒的他只剩下无尽的空虚与疲惫。

他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把那一打信纸拿了出来,然后搬起箱子扔到了像幽灵一样苍白在IMF里游荡的Ethan面前。

他本来想砸到Ethan脸上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样子就下不去手了。

 

 

 

 

3.猛然间感到不安

“所有人报告!”Ethan突然在通讯频道里喊了一声。

IMF小队按照顺序依次报告,所有人都在相应的位置,Benji担心地问出了什么事。

没事,他过了一会回应说,就是确认一下。

他甩了甩头,想要甩走刚刚突如其来的强烈心悸不安。

 

 

4.渐渐冰冷的温度

Ethan抱着Benji。

“……谢谢你,Ethan。”他听见Benji最后说。

他感觉到对方落在自己后颈上的呼吸越来越微弱,最后终于消失不见。

他听见飞奔进来的Luther和Brandt匆忙而猝然停下的脚步声。

他仍然抱着Benji,徒劳地不肯放弃温暖Benji渐渐失温的身体。

 

 

5.固定时间一月一次的探望

华府郊区墓园的看守注意到每月某天都有一个黑衣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一棵树下的长椅独自一人坐很久,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消失。

 

 

6.曾经丢失现在又找回的共用品

Ethan看着面前的黑色金属制品。

他对它再熟悉不过,这是他特工生涯十几年来用过时间最长的一把配枪,也是最喜欢的;他在幽灵协议结束后把这把枪当作礼物送给了Benji,正式庆祝他通过了外勤测试。

他本来以为这把枪应该随着其他物品一起上交回收了,但不知道为什么又回到了他手里。

他闭上眼,肌肉记忆让他熟练地装弹上膛,还能感受到上一任主人对这把枪的用心保养。

然后他平静地把它拆成不能再拆的碎片,扔到了再也不会看到的角落。

 

 

7.葬礼

礼炮炸的人耳膜生疼,英国人披着美国国旗下葬。

IMF绝大多数的人都来了,Ethan Hunt没来。

Luther叹气,Brandt扭头看向远处的粗壮树木,它没能被完全遮住身后的黑色衣角。

 

TBC


part2

AO3上看到两篇tag超级吸引人的Ebenji
一篇韩文一篇德语
哭了💩

【EBenji无差】Told you once again 明日边缘梗4

国庆深夜爆肝

拖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q-q

开始又转折啦!

求红心蓝手评论!!!!跟我讲废话我也很开心的!!!!XD

1-2请点这里  3在这里



29.

Benji知道Ethan看着他的眼神都不对了。他知道在Ethan眼里他跟以往相距太远了,他太过冷静,不怎么说话,身手还过分优秀;Ethan不止一次担心地问“Benji你还好吗”,他也只是尽可能笑着对他说没事,尽管那听上去他自己都觉得敷衍。

但是不然他要怎么解释?“嘿Ethan,我已经死了二三十次了,碰巧每次死了之后还能回到前一天飞机上重新开始,所以会发生什么事我都已经知道了,不用担心我;顺便一说,你也死了二三十次了,我也看着你死了二三十次哦!”

还是算了,Benji疲惫地想。要是这次他们两个人都能活下来,回去之后他慢慢再跟Ethan和其他人解释清楚——前提是他们不把他送进精神病院的话。

精神病院。他闭上眼甩了甩头,同时朝左前方开了两枪。玻璃碎裂和重物坠地的声音。

Benji不知道为什么想笑。他觉得自己真的要精神崩溃了。

“……Benji?你看起来……你真的还好吗?”

他听见Ethan在他身后谨慎地问,于是他深呼吸回头看向Ethan。特工轻轻皱着眉头,看见他转身欲言又止,嘴唇稍微张开,然后Benji意识到自己还从来没有吻过Ethan。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这不算一个很完美的吻,他太过突然,Ethan一开始又愣住了;但是很快Ethan反应过来后就毫不犹豫地开始回应。

但是Ethan仍然挂念着这个让他丧命了三十次的该死任务,几次想要抽身,Benji每次都牢牢抱紧他急促地重新吻上去。他不想松手。

去他的任务,Benji边流泪边想,他不想再失去Ethan一次了。

最后Ethan不得不用力把Benji推开。Ethan感到对方全身明显一僵,但在他来得及做任何事或说任何话之前,Benji就低头放下了抱着他的手。

Ethan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握住了那双手。

“Benji……?”

Benji闭上双眼,却感觉Ethan的拇指轻轻擦过他脸颊,拭去眼泪流过的痕迹。他艰难地抬起头,透过泪水看见Ethan坚定、温柔而又担忧地看着他。他看着Ethan不由自主地笑了,他如此悲伤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笑了。

“Ethan,你会死的。”

Benji听见他自己一边哭着一边笑着哽咽地说,他觉得自己大概真的已经疯了。

然后他看见Ethan也笑了,那种专属于Ethan Hunt的笑容,那种他不再忍心看的笑容,他现在看到这个笑容只能想到他惨白的脸色和空洞的瞳孔。

“Benji,我不会有事的,你也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Benji笑着无可自抑地再次闭上眼睛摇了摇头,眼泪随着他的动作被甩入空中落在地面。

他想说别保证,别这么说,别再许下你做不到的承诺。

但是他最后什么都没说,他只是依旧在Ethan冲出掩护的时候毫不犹豫地跟上。

最后Ethan再一次倒在血泊里的时候,他看着Ethan的嘴唇颤动,他不会读唇语但是他知道Ethan在说“对不起”。

他想说我知道,不是你的错,别说对不起,对不起。

但是他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Benji流着泪再次醒来在漆黑的深夜里。

68.

他慢慢开始明白这不是关于Ethan,而是关于他自己的。

有时候Ethan活了下来但是他自己却死了,重新开始下一个循环;更多时候Ethan死了但他还活着。没人非逼着他再死一次救出Ethan,如果他能接受余生都活在一个没有Ethan Hunt的世界里,他同样可以结束这个无限轮回的噩梦。

只不过他尽量逼迫自己不去想还有这样的一种选择,逼迫自己去相信确实有那么一次能让他和Ethan都活下来。但是二十四个小时的每一刻都可能发生无数次选择,每一次选择都指向不同的未来,可能的结局有无限个,而他似乎看不到哪个结局里他能和Ethan并肩站立;即使真的有那么一种可能,但按概率说无穷分之一也等于零。

241.

在第五次中途坚持不下去自杀之后,Benji觉得,他实在是太累了。

就一次。就这一次。他什么都不想思考。不用小心谨慎步步为营,不去回忆每一步会发生什么结果又会导致什么结局,他只想和Ethan好好地度过这一天。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Benji觉得自己很久没有这么轻松地跟着Ethan一起出任务了;有几次恍惚间他甚至感觉他逃离了那个无尽的噩梦,他回到了他的正常工作生活——

——但最后一切严格按照俗套的老剧本上演,毫不留情地戳破他的幻觉。

这一次的最后,他没有赶去保险库。他抬头看了一眼监控,转过身背靠控制台慢慢滑坐到监控室的地上。

他把手枪拿出来枪口指着自己的下巴,心中默数时间,闭上眼睛平静地呼吸。

时间到的时候他扣下扳机,但控制不住地想着地下室里孤独死去的Ethan。


365.

他和Ethan无言相对。

他没死,Ethan也没有——或者说,还没有。只是时间问题,也用不了多久。

他们两个人都没死在任务里,但是任务失败了。核弹爆炸了。他们两个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一阵放射性的灰尘,而Benji会再一次惊醒在深夜的飞机上。


Ethan打破了沉默。

“我猜,这就是结束了……?”

他抬起头向Benji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Benji头一次听见Ethan的声音这么颤抖无力;他看进Ethan失神的灰绿色眼睛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又过了一会,Ethan又突然出声:“……你想出去看看吗?”

“……好。”他点了点头。


他们走出楼梯刚好是半山腰,刚好能够看见正在形成的蘑菇云。他们脚下的地面震动得越来越剧烈,Benji差点站立不稳摔倒却被Ethan一把拉住。

这真的没必要,Benji想指出,这真的没必要,核弹在他们身前爆炸,而Ethan拉着他防止他跌倒摔伤膝盖。Ethan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愣了一下然后开始笑,Benji看着他笑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地面开始剧烈晃动让他彻底摔进Ethan的怀抱里,他们两个拥抱着大笑着在悬崖上跌跌撞撞地尝试稳住对方,却只像两个醉鬼手拉手跳着一曲滑稽奇怪的舞蹈;最后他们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真的像醉酒,于是干脆放弃地坐在山崖地面看着逐渐变亮的远方就像看着夕阳。

“其实这还挺壮观的。”Ethan看着他轻轻地说,过于明亮的光照进他的眼睛显得他虹膜几乎透明。

他看着Ethan,Ethan看着他,他们之间的距离慢慢缩短,他不知道是谁在凑近,有可能他们都在,直到他们鼻息相融共享一片空气,直到他们的嘴唇轻轻碰在一起。

他们谁也没有再进一步,只是维持这个姿势沉默地平静的迎接必将到来的结局。Benji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闭上了眼睛,但强烈的光线已经穿透他的眼睑,他知道Ethan也是。

在一切结束重新开始之前,他听见Ethan在他们唇间呢喃:

Benji,我爱你。


366.

Ethan从飞机驾驶舱出来,发现Benji独自坐在漆黑一片的机舱里出神。他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慢慢靠近,但是Benji还是注意到了他。他在Benji旁边坐下。

“睡不着吗?”

Benji向他的方向偏头,但是没有看他。他听见Benji笑了一声,但是实在太轻,更像是叹气。

“……噩梦?”他又问。

Benji眨了眨眼睛,把头转开又转回来。

 “噩梦?这么说……也算吧。”

他又笑了一声低下头,脸埋在月光的阴影里。

“跟我讲讲。”

Benji深吸一口气猝然抬头看向Ethan,Ethan才发现Benji的眼圈都是红的,被苍白的脸色反衬得特别刺眼,眼底还闪着水光。Benji张大了嘴想说什么,动作却戛然而止,最后闭上眼睛笑着摇了摇头。

“……你不会相信的。”

“讲给我试试。”

“真的,Ethan,那只是一个很蠢的梦,我很好的真的没什么问题我们——”

“试试看。”

“……你一定会觉得我疯了。”

“哦Benji,”Ethan坚定地温柔地笑着对他摇了摇头,“我永远相信你。”

而他永远也没办法拒绝这个笑容。

所以他坦白了,把一切全盘托出,他不敢停,他怕他停了就说不下去了,Ethan也没有打断他。说完之后他才意识到把这些全部说出来有多轻松,他好像突然能够喘一口气了。

他小心翼翼地用余光观察Ethan的反应,发现对方睁大了眼睛双唇微张,好像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一样——只不过这确实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Benji疲惫地翻了个白眼。

“我说过了你不会相信的,算了这只是一个没什么意义的——”

“你还记不记得,”Ethan突然打断他,维持着那个表情但是转向了Benji,“……我上一次和你说有关噩梦的事情?”

“……上一次?”Benji回想他们上一次有关噩梦的谈话,他在这架飞机上倒是和Ethan谈了很多次但是对于Ethan来说这应该是第一次,他重复这一天太久了都快忘记这天之前都发生什么事了;好吧噩梦,他印象比较深的一次应该是西雅图岸边的那天晚上,后面应该又聊过几次但是具体时间场合他记不太清楚了——

“不是之前,就在这里,”Ethan又一次打断他,“就这个时候,在这架飞机上。”

他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什么意思?”

“Benji,”Ethan的脸上慢慢出现了一个奇异的笑容,“同样的事也曾经发生在我身上过。”

Benji的大脑当机了一段时间,然后开始飞速运行处理他听到的更加难以置信的消息。“什么,什么,等一下,你的意思是你也死了很多次?你死了之后也会回到这个时间点吗?再等一下,不对,你说‘曾经’又是什么意思?还有,什么叫——”

“Benji,Benji,”Ethan不得不打断Benji连珠炮似的问题,“听我解释。”

Ethan也深吸了一口气,大概在整理语言,然后说,

“简单的说,就是在这个任务里——”

他停下来看了一眼Benji,然后继续。“——我们失败了。然后我死了。至少我确定当时我应该死了,但是我醒来发现自己在这架飞机的驾驶舱里。然后我发现我在重新经历发生的一切,而我每次死亡之后都会回到这个时候,这架飞机的驾驶室里。”

“所以你也会回到这个时间点?”

“对。”

“那你到现在大概试了多少次?”

“不知道,不记得了,早就放弃数了。”

“那你试出过任务成功的方法吗?”

 “……试出过。” Ethan显然停顿了一下才开口。

“那太好了,”Benji兴高采烈地拍了一下Ethan的肩膀,“那我们只要照着做一遍就好了啊!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成功过你干嘛还要回来呢?“

这次Ethan沉默了很久,而Benji突然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非常、非常愚蠢的问题。

“……所以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他有非常不祥的预感,但是他仍然忍不住要问,他就是想要知道。

“……Benji,”他听见Ethan艰难地说,“……我找不到我们两个都能活下来的办法。我找不到能让你活下来的办法。”

所以Ethan是为了他。Benji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或者太满了,反正它现在完全不在工作。

他们沉默了一会。

“……那你又说‘曾经’,是什么意思?”Benji终于打破沉默再次提问。

“我能感觉的到,就这一次,我醒过来,我能感觉到它结束了。就这么凭空消失了。我能感觉到,如果我这次再死我就回不来了。”

“……但是,为什么?是什么不一样?上次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了吗?”

“……我不知道。上次唯一特殊的地方……大概是我的死亡方式吧。”

“你上次是怎么死的?抱歉,这听起来真的很奇怪,但是——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发生了什么?”

“我一般都是死于直接枪伤,坠落,死亡通常发生在一瞬间那种,但是上次我大概死于失血过多……”

Benji再清楚这个死法不过了。他看着Ethan躺在他自己的血泊里大概几百次了。

“……所以,我要避免比较慢的死亡方式?”

“我觉得重点是血。我之前一次淹死过也没事。”

“……这听起来越来越怪了。等等,你当时说到噩梦,所以你的噩梦也是……?”

Ethan点了点头,而Benji又意识到什么睁大了眼睛。

“所以——我刚刚开始,怎么说,复活?就复活吧,我刚开始复活的时候,你也可以复活?”

“大概是吧?我也不知道你在那个时候也出现了这个情况。”

“所以你现在不能复活了,我们错过了解决问题的最好时机,现在全靠我了。”

“……差不多是这样?”Ethan挑起眉毛笑着看他,他不知道Ethan怎么还能笑的出来。

“连你都找不到让我们都活下来的方法,你凭什么相信我就可以呢?”

Ethan什么都没有回答,只是笑着看他,然后给了他一个吻。

再一次地,Ethan在他们唇边呢喃,

“Benji,我永远相信你。”


TBC


补充一个小刀

设定里只有几次两人都有重置能力,Benji重置几次之后Ethan就失去能力了,于是后面在Benji世界里的Ethan永远卡在没有能力的最后一次,而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来之后选择了一个除了自己所有人都能活下来的结局。Ethan不能保留最后一次的记忆,所以Benji每一次重置时Ethan都以为这是他的第一个“最后一次”,并且每一次都选择了这个结局,也就是Benji绞尽脑汁想要改变的这个Ethan死亡结局(。

所以他们两个人都在拼命想要找到让对方活下来的办法呢qwq

看下一章能不能完结(大概不能。




EBenji福华设定!!!

大概是大腐背景吧 我的神奇脑洞之一

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画长发Ethan 感觉很对就画辽(???

国庆快乐~

(把所有的ebenji标签全打了就不信这次还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