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子暑假浪里个浪

鲨美EC相关。努力安利永恒之王。
为什么你们都不看永恒之王呢?

AO3上看到两篇tag超级吸引人的Ebenji
一篇韩文一篇德语
哭了💩

【EBenji无差】Told you once again 明日边缘梗4

国庆深夜爆肝

拖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q-q

开始又转折啦!

求红心蓝手评论!!!!跟我讲废话我也很开心的!!!!XD

1-2请点这里  3在这里



29.

Benji知道Ethan看着他的眼神都不对了。他知道在Ethan眼里他跟以往相距太远了,他太过冷静,不怎么说话,身手还过分优秀;Ethan不止一次担心地问“Benji你还好吗”,他也只是尽可能笑着对他说没事,尽管那听上去他自己都觉得敷衍。

但是不然他要怎么解释?“嘿Ethan,我已经死了二三十次了,碰巧每次死了之后还能回到前一天飞机上重新开始,所以会发生什么事我都已经知道了,不用担心我;顺便一说,你也死了二三十次了,我也看着你死了二三十次哦!”

还是算了,Benji疲惫地想。要是这次他们两个人都能活下来,回去之后他慢慢再跟Ethan和其他人解释清楚——前提是他们不把他送进精神病院的话。

精神病院。他闭上眼甩了甩头,同时朝左前方开了两枪。玻璃碎裂和重物坠地的声音。

Benji不知道为什么想笑。他觉得自己真的要精神崩溃了。

“……Benji?你看起来……你真的还好吗?”

他听见Ethan在他身后谨慎地问,于是他深呼吸回头看向Ethan。特工轻轻皱着眉头,看见他转身欲言又止,嘴唇稍微张开,然后Benji意识到自己还从来没有吻过Ethan。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这不算一个很完美的吻,他太过突然,Ethan一开始又愣住了;但是很快Ethan反应过来后就毫不犹豫地开始回应。

但是Ethan仍然挂念着这个让他丧命了三十次的该死任务,几次想要抽身,Benji每次都牢牢抱紧他急促地重新吻上去。他不想松手。

去他的任务,Benji边流泪边想,他不想再失去Ethan一次了。

最后Ethan不得不用力把Benji推开。Ethan感到对方全身明显一僵,但在他来得及做任何事或说任何话之前,Benji就低头放下了抱着他的手。

Ethan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握住了那双手。

“Benji……?”

Benji闭上双眼,却感觉Ethan的拇指轻轻擦过他脸颊,拭去眼泪流过的痕迹。他艰难地抬起头,透过泪水看见Ethan坚定、温柔而又担忧地看着他。他看着Ethan不由自主地笑了,他如此悲伤但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笑了。

“Ethan,你会死的。”

Benji听见他自己一边哭着一边笑着哽咽地说,他觉得自己大概真的已经疯了。

然后他看见Ethan也笑了,那种专属于Ethan Hunt的笑容,那种他不再忍心看的笑容,他现在看到这个笑容只能想到他惨白的脸色和空洞的瞳孔。

“Benji,我不会有事的,你也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Benji笑着无可自抑地再次闭上眼睛摇了摇头,眼泪随着他的动作被甩入空中落在地面。

他想说别保证,别这么说,别再许下你做不到的承诺。

但是他最后什么都没说,他只是依旧在Ethan冲出掩护的时候毫不犹豫地跟上。

最后Ethan再一次倒在血泊里的时候,他看着Ethan的嘴唇颤动,他不会读唇语但是他知道Ethan在说“对不起”。

他想说我知道,不是你的错,别说对不起,对不起。

但是他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Benji流着泪再次醒来在漆黑的深夜里。

68.

他慢慢开始明白这不是关于Ethan,而是关于他自己的。

有时候Ethan活了下来但是他自己却死了,重新开始下一个循环;更多时候Ethan死了但他还活着。没人非逼着他再死一次救出Ethan,如果他能接受余生都活在一个没有Ethan Hunt的世界里,他同样可以结束这个无限轮回的噩梦。

只不过他尽量逼迫自己不去想还有这样的一种选择,逼迫自己去相信确实有那么一次能让他和Ethan都活下来。但是二十四个小时的每一刻都可能发生无数次选择,每一次选择都指向不同的未来,可能的结局有无限个,而他似乎看不到哪个结局里他能和Ethan并肩站立;即使真的有那么一种可能,但按概率说无穷分之一也等于零。

241.

在第五次中途坚持不下去自杀之后,Benji觉得,他实在是太累了。

就一次。就这一次。他什么都不想思考。不用小心谨慎步步为营,不去回忆每一步会发生什么结果又会导致什么结局,他只想和Ethan好好地度过这一天。

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Benji觉得自己很久没有这么轻松地跟着Ethan一起出任务了;有几次恍惚间他甚至感觉他逃离了那个无尽的噩梦,他回到了他的正常工作生活——

——但最后一切严格按照俗套的老剧本上演,毫不留情地戳破他的幻觉。

这一次的最后,他没有赶去保险库。他抬头看了一眼监控,转过身背靠控制台慢慢滑坐到监控室的地上。

他把手枪拿出来枪口指着自己的下巴,心中默数时间,闭上眼睛平静地呼吸。

时间到的时候他扣下扳机,但控制不住地想着地下室里孤独死去的Ethan。


365.

他和Ethan无言相对。

他没死,Ethan也没有——或者说,还没有。只是时间问题,也用不了多久。

他们两个人都没死在任务里,但是任务失败了。核弹爆炸了。他们两个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一阵放射性的灰尘,而Benji会再一次惊醒在深夜的飞机上。


Ethan打破了沉默。

“我猜,这就是结束了……?”

他抬起头向Benji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Benji头一次听见Ethan的声音这么颤抖无力;他看进Ethan失神的灰绿色眼睛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又过了一会,Ethan又突然出声:“……你想出去看看吗?”

“……好。”他点了点头。


他们走出楼梯刚好是半山腰,刚好能够看见正在形成的蘑菇云。他们脚下的地面震动得越来越剧烈,Benji差点站立不稳摔倒却被Ethan一把拉住。

这真的没必要,Benji想指出,这真的没必要,核弹在他们身前爆炸,而Ethan拉着他防止他跌倒摔伤膝盖。Ethan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愣了一下然后开始笑,Benji看着他笑自己也忍不住笑起来,地面开始剧烈晃动让他彻底摔进Ethan的怀抱里,他们两个拥抱着大笑着在悬崖上跌跌撞撞地尝试稳住对方,却只像两个醉鬼手拉手跳着一曲滑稽奇怪的舞蹈;最后他们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真的像醉酒,于是干脆放弃地坐在山崖地面看着逐渐变亮的远方就像看着夕阳。

“其实这还挺壮观的。”Ethan看着他轻轻地说,过于明亮的光照进他的眼睛显得他虹膜几乎透明。

他看着Ethan,Ethan看着他,他们之间的距离慢慢缩短,他不知道是谁在凑近,有可能他们都在,直到他们鼻息相融共享一片空气,直到他们的嘴唇轻轻碰在一起。

他们谁也没有再进一步,只是维持这个姿势沉默地平静的迎接必将到来的结局。Benji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闭上了眼睛,但强烈的光线已经穿透他的眼睑,他知道Ethan也是。

在一切结束重新开始之前,他听见Ethan在他们唇间呢喃:

Benji,我爱你。


366.

Ethan从飞机驾驶舱出来,发现Benji独自坐在漆黑一片的机舱里出神。他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慢慢靠近,但是Benji还是注意到了他。他在Benji旁边坐下。

“睡不着吗?”

Benji向他的方向偏头,但是没有看他。他听见Benji笑了一声,但是实在太轻,更像是叹气。

“……噩梦?”他又问。

Benji眨了眨眼睛,把头转开又转回来。

 “噩梦?这么说……也算吧。”

他又笑了一声低下头,脸埋在月光的阴影里。

“跟我讲讲。”

Benji深吸一口气猝然抬头看向Ethan,Ethan才发现Benji的眼圈都是红的,被苍白的脸色反衬得特别刺眼,眼底还闪着水光。Benji张大了嘴想说什么,动作却戛然而止,最后闭上眼睛笑着摇了摇头。

“……你不会相信的。”

“讲给我试试。”

“真的,Ethan,那只是一个很蠢的梦,我很好的真的没什么问题我们——”

“试试看。”

“……你一定会觉得我疯了。”

“哦Benji,”Ethan坚定地温柔地笑着对他摇了摇头,“我永远相信你。”

而他永远也没办法拒绝这个笑容。

所以他坦白了,把一切全盘托出,他不敢停,他怕他停了就说不下去了,Ethan也没有打断他。说完之后他才意识到把这些全部说出来有多轻松,他好像突然能够喘一口气了。

他小心翼翼地用余光观察Ethan的反应,发现对方睁大了眼睛双唇微张,好像听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一样——只不过这确实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Benji疲惫地翻了个白眼。

“我说过了你不会相信的,算了这只是一个没什么意义的——”

“你还记不记得,”Ethan突然打断他,维持着那个表情但是转向了Benji,“……我上一次和你说有关噩梦的事情?”

“……上一次?”Benji回想他们上一次有关噩梦的谈话,他在这架飞机上倒是和Ethan谈了很多次但是对于Ethan来说这应该是第一次,他重复这一天太久了都快忘记这天之前都发生什么事了;好吧噩梦,他印象比较深的一次应该是西雅图岸边的那天晚上,后面应该又聊过几次但是具体时间场合他记不太清楚了——

“不是之前,就在这里,”Ethan又一次打断他,“就这个时候,在这架飞机上。”

他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

“……什么意思?”

“Benji,”Ethan的脸上慢慢出现了一个奇异的笑容,“同样的事也曾经发生在我身上过。”

Benji的大脑当机了一段时间,然后开始飞速运行处理他听到的更加难以置信的消息。“什么,什么,等一下,你的意思是你也死了很多次?你死了之后也会回到这个时间点吗?再等一下,不对,你说‘曾经’又是什么意思?还有,什么叫——”

“Benji,Benji,”Ethan不得不打断Benji连珠炮似的问题,“听我解释。”

Ethan也深吸了一口气,大概在整理语言,然后说,

“简单的说,就是在这个任务里——”

他停下来看了一眼Benji,然后继续。“——我们失败了。然后我死了。至少我确定当时我应该死了,但是我醒来发现自己在这架飞机的驾驶舱里。然后我发现我在重新经历发生的一切,而我每次死亡之后都会回到这个时候,这架飞机的驾驶室里。”

“所以你也会回到这个时间点?”

“对。”

“那你到现在大概试了多少次?”

“不知道,不记得了,早就放弃数了。”

“那你试出过任务成功的方法吗?”

 “……试出过。” Ethan显然停顿了一下才开口。

“那太好了,”Benji兴高采烈地拍了一下Ethan的肩膀,“那我们只要照着做一遍就好了啊!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成功过你干嘛还要回来呢?“

这次Ethan沉默了很久,而Benji突然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非常、非常愚蠢的问题。

“……所以你为什么,还要回来?”

他有非常不祥的预感,但是他仍然忍不住要问,他就是想要知道。

“……Benji,”他听见Ethan艰难地说,“……我找不到我们两个都能活下来的办法。我找不到能让你活下来的办法。”

所以Ethan是为了他。Benji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或者太满了,反正它现在完全不在工作。

他们沉默了一会。

“……那你又说‘曾经’,是什么意思?”Benji终于打破沉默再次提问。

“我能感觉的到,就这一次,我醒过来,我能感觉到它结束了。就这么凭空消失了。我能感觉到,如果我这次再死我就回不来了。”

“……但是,为什么?是什么不一样?上次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了吗?”

“……我不知道。上次唯一特殊的地方……大概是我的死亡方式吧。”

“你上次是怎么死的?抱歉,这听起来真的很奇怪,但是——你知道我什么意思,发生了什么?”

“我一般都是死于直接枪伤,坠落,死亡通常发生在一瞬间那种,但是上次我大概死于失血过多……”

Benji再清楚这个死法不过了。他看着Ethan躺在他自己的血泊里大概几百次了。

“……所以,我要避免比较慢的死亡方式?”

“我觉得重点是血。我之前一次淹死过也没事。”

“……这听起来越来越怪了。等等,你当时说到噩梦,所以你的噩梦也是……?”

Ethan点了点头,而Benji又意识到什么睁大了眼睛。

“所以——我刚刚开始,怎么说,复活?就复活吧,我刚开始复活的时候,你也可以复活?”

“大概是吧?我也不知道你在那个时候也出现了这个情况。”

“所以你现在不能复活了,我们错过了解决问题的最好时机,现在全靠我了。”

“……差不多是这样?”Ethan挑起眉毛笑着看他,他不知道Ethan怎么还能笑的出来。

“连你都找不到让我们都活下来的方法,你凭什么相信我就可以呢?”

Ethan什么都没有回答,只是笑着看他,然后给了他一个吻。

再一次地,Ethan在他们唇边呢喃,

“Benji,我永远相信你。”


TBC


补充一个小刀

设定里只有几次两人都有重置能力,Benji重置几次之后Ethan就失去能力了,于是后面在Benji世界里的Ethan永远卡在没有能力的最后一次,而他知道自己不能再来之后选择了一个除了自己所有人都能活下来的结局。Ethan不能保留最后一次的记忆,所以Benji每一次重置时Ethan都以为这是他的第一个“最后一次”,并且每一次都选择了这个结局,也就是Benji绞尽脑汁想要改变的这个Ethan死亡结局(。

所以他们两个人都在拼命想要找到让对方活下来的办法呢qwq

看下一章能不能完结(大概不能。




EBenji福华设定!!!

大概是大腐背景吧 我的神奇脑洞之一

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画长发Ethan 感觉很对就画辽(???

国庆快乐~

(把所有的ebenji标签全打了就不信这次还不行



我快乐 我真的太快乐了!!!!!!
我爱TJU!!!!!
大礼堂看碟6!!!!!!!!
(撕心裂肺的打call声
同济大影院欢迎你🌝

还想写银翼杀手2049AU的Ebenji……(不你不想

【EBenji无差】Told you once again 明日边缘梗3

最后决定用重生次数来标段了 但是对分章不太友好……所以就按照顺序这样标下去好了;)

1-2请点这里


6.

Benji第五次从中惊醒时,他决定让自己先闭上眼睛冷静一下。这算什么???梦中梦?就算是盗梦空间他也该到limbo了吧???好吧,先假设这都是梦,每一次梦的内容都是他们在执行这个任务,而这个任务永远会朝着失败一路滑落,最后以Ethan重伤去世收场;唯一也是最诡异的是,每次他在这一个梦里死亡后,就会重新惊醒在一天前去往目标地点的飞机上。

Benji知道如果他现在睁开眼,他会毫不意外地看见Ethan,每一次都在他惊醒后担忧地看着他。

但是他不敢睁眼,他知道Ethan在24个小时之内就会再一次为了这个该死的任务失去生命,而他无法忍受看着Ethan一次又一次死在他眼前——

——又或者他不用?

他现在知道了未来24个小时里会发生的一切,所有细节都清楚地记在他脑海深处;也许,也许在什么地方他能做点什么,他也许能改变这个结果,他也许能完成任务……

……他也许能让Ethan活着。

Benji深呼吸,同时慢慢睁开眼睛,坚定地看向Ethan。

我会找到一个办法让你活下来,我保证。

 

 

左边两个,好的解决了,右边还有三个人——Ethan已经去处理他们了,本来他会在这里受一次枪伤但是现在不会了;Benji在心中默记来人的方向,他知道接下来楼上会有一个小队破窗而入,于是他找准位置举起枪一阵扫射,几具尸体应声而落,他还顺便给了Ethan正缠斗着的人两枪。

Ethan推开瘫在他身上的尸体,摇摇晃晃地站起来,Benji示意他脸上有点血迹。Ethan用手擦了擦脸,然后才看到周围的一圈狼藉,愣住,抬头惊讶地看向Benji。

“你今天……状态不错?”

Benji完全憋不住笑,但还是装作随意的耸了耸肩,说,“走吧?”

Ethan显然看出了Benji被夸之后的得意忘形,但也只是无可奈何地笑着摇头,从地上抄起一把枪冲下楼梯。

Benji知道他现在必须去控制室黑进防卫系统,这样Ethan才能进入保险库取得并销毁资料。以前几次他们到这里的时候Ethan已经受了很重的伤,但是这次不同,Ethan完好无损,而楼梯间应该只有两个巡逻的人,没问题的,这次一定可以成功;Benji紧张焦虑而又期待地敲着桌子盯着缓慢加载的进度条,时不时瞟一眼监控摄像头里的Ethan,好了他已经遇到那两个巡逻看守了,没问题,对Ethan Hunt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Benji甚至心情愉悦地开始哼歌,只要Ethan进去搞定他们就可以飞速撤离结束这个该死的任务——

然后他周围突然亮起一片闪烁的红光,伴随着刺耳的警报声,Benji的笑容僵在脸上。

这是怎么回事???他低头疯狂检查控制屏想知道出了什么事情,结果发现是那两个看守按下了紧急警报铃。他手忙脚乱地关掉警铃,但是已经太晚了,至少他已经看见三四组小队在朝着保险库出发。

Benji一边焦急地警告Ethan一边尽可能地拦住来人,但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这件事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是什么和原来不一样了,到底是什么改变了本来的——

哦。

是Ethan。

以前的Ethan到达楼梯间时已经是强弩之末,当时两人大概是轻敌才没有直接报警;而Ethan这次没有受伤,所以两个看守一看到他就发出了警报。

一个事情改变了一定会有其他的事情随之改变。没那么简单。

他早该知道的。他应该能想到的。

“Ethan!你不能进去!!!”他喊得几乎破声 ,“他们触发了警报,里面已经有人在等着你了,你不能进去!”

但是他只看见监控里的Ethan丝毫没有停下动作,以及耳机里Ethan坚定的声音。

“我必须去,Benji,相信我——”

然后他扫描看守的指纹进了保险库,Benji失去了他的信号。

Benji急促地呼吸,攥紧拳头狠狠地锤了一下控制屏,转身朝着楼梯间飞奔。

该死的、顽固的、不要命的Ethan Hunt。Benji冲下楼梯的时候绝望地想。求求你,求求你别死,别再一次死,别再一次死在我面前。

他捡起地上的手枪撞开半闭的保险库大门,只再一次看见毫无生机躺在血泊里的Ethan。

Benji再一次跪下在Ethan身边,Ethan再一次拉着他的手然后瞳孔涣散,再一次无力地摔向地面溅起一片血星。

他木然地看着这一切再次发生。

不论其他一切怎么改变,Ethan Hunt死亡的结局不变。


TBC


4在这里

【EBenji无差】Told you once again 明日边缘梗1-2

看阿汤的明日边缘突然出现的脑洞!!!!

脑洞内容:在一次任务里,Ethan死了,然后Benji也死了,但是他发现自己回到了一切的前一天,而且他每次死掉都会重新回到那一天。然而不论他试多少次,他都找不到能让Ethan活下来的办法……

最后还是会找到的啦;)

btw这就是双黑拖了这么久的原因(之一)

1.

“Ethan,Ethan!” Benji跪在地上疯狂地晃着Ethan的肩膀,“你能听见我吗Ethan!!!”

他试着用手压住Ethan的伤口,但它们太多了,血从他全身四处流出浸透他的衣服在地上滩开成一片。

“Benji,……Benji.你真的……该走了。”

他听见Ethan用气声断断续续地说。他大脑里的另外一个声音理智地告诉他放弃吧Benji,已经太晚了,任务已经完成,该撤退了;但是他固执地不愿离开,他怎么可能走,怎么可能丢下受伤的Ethan一个人走?

Ethan艰难地抬起一只手,Benji想都没想就一把握住。意识模糊的特工花了一点时间找到Benji的方向,他尝试让瞳孔聚焦最后放弃了。

“求你,Ethan,Ethan Hunt,起来,我们一起回去,求你了Ethan——”他的声音在颤抖,他看不清眼前的一切或者是他不相信,又或者那只是他的眼泪;起来啊,Ethan,你可是Ethan Hunt,你怎么能,你怎么能——

“……Benji.”

Ethan朝着他的方向笑了,轻轻拉了一下握着Benji的手。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或者他知道,但是这都没关系了。Ethan的手无力地摔回地面,溅起深红色的血拍在他脸上,而那双灰绿色的眼睛已经失去光芒。

他听见通讯耳机里的叫声,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还有逼近的嘈杂的脚步声;他还跪在地上,他知道这回他真的该走了,但他只觉得很累。

这太超现实了,不是吗?任务完成了,但是Ethan Hunt死了?

这听起来像一个荒谬的笑话,但是他太累了所以笑不出来。

他茫然地抬头,看见黑色的枪口,然后是一声枪响。


2.

Benji猛地挣扎起身,发现自己身处一片漆黑,浑身大汗淋漓还喘得像个快淹死的人。他用力闭上眼睛以适应黑暗环境,等他再次睁开双眼时他看见Ethan。舷窗外云层反射的苍白月光勾勒出他的侧脸,对方担忧地看着他,灰绿的虹膜看起来几乎透明。

“Benji,你还好吗?”Ethan伸手想要扶住他的手臂,但是被他在皮肤接触的瞬间触电一般抖开。Ethan显然愣住了,然后Benji才清醒过来。“啊,抱歉,我只是……”他深深地吸气,再闭上眼睛慢慢吐出。

“噩梦?”他听见Ethan轻轻地问。

Benji看了一眼Ethan,不太确定地点了点头,移开视线转头看向窗外。

噩梦吗?也许是吧。但是一切都那么真实,而且他什么都记得。什么都记得。一切的细节,全部的全部。一个梦会记得这么完整吗?那真的是个梦吗?

“……我有时候也会有。”Ethan安静地说。

Benji也愣住了。他以前总觉得Ethan和世界上所有人类都不一样,什么缺陷在他身上好像都是不被允许的;这应该也是他们训练的一部分,不是吗?但是在这种时候他才能真正地意识到,无所不能的传奇特工也只不过是个超负荷运转的普通人,也会感到痛苦和疲倦。

“……关于什么的?”他下意识地问,但说出来之后就想打自己一巴掌。“对不起,我很抱歉,什么都别说,我刚醒我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Benji急忙结结巴巴地解释,但Ethan已经把头低下盯着地板。

“——我很抱歉。”

Benji感觉自己的道歉毫无诚意。

沉默持续了一会,飞机发动机的轰鸣声均匀而平淡。

“……我们还有三个小时才降落,你还可以再休息一会。”Ethan最后说,然后他起身去了驾驶室,一直没有看向他。

Benji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打开门侧身进去然后关门,然后他盯着驾驶室关上的门。过了一会他甩了甩头慢慢重新躺下,尝试闭上眼睛休息一会。

然后他突然想起——在那个一模一样的梦里,似乎,离降落同样是三个小时。


TBC

3请点这里




顺便贴个双黑链接

点这里




【EBenji无差】Small probability event 小概率事件1-3(双黑注意

说好的双黑;)

双方性格黑化注意

完全是AU 随便设定了(放飞自我

但是我还没想好这篇要怎么合理地HE啊!!!!!!大家接受那种“两个人最后快乐地死在一起了”的HE吗


1.

Benji一直觉得他要么是泛性恋,要么是无性恋。

作为一个程序员类似物,他还是挺受欢迎的;可能因为他比较讨喜的性格,也可能是因为他——用其他人的话来说——“可爱”的外表。他不介意与人交往,但是他对此同样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要他想,他可以和任何人谈得来,可以和任何人打成一片,可以是任何人的好朋友,但是从来没有哪一个是特殊的。在他眼中他们都没有什么区别。甚至连一个特殊到能当他朋友的人都没有,于是更不用说恋人。

也有一些人追求过他,他从来也都不会拒绝,但是没有哪一段感情能维持超过三个月。他们总是会一起度过平淡的几个月,然后再毫无意外地平淡地分手。他不知道自己是过于浪漫还是不够浪漫,只是好像他对他“恋人”的感觉可以转移到任何一个人身上,那这是爱情吗?如果任何人都可以,那这有任何意义吗?

有人对他说,他迟早有一天会遇到一个人让他无法拒绝,致命吸引会让他摔得头破血流却奋不顾身。

他当时置之一笑,却又真的期待那个人的出现,他甚至好奇摔得头破血流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他倒没有想到那个人会来的这么快。

2.

Benji迷迷糊糊地从医院醒来,然后做的第一件事是记下一切他能想得起的事情。

他刚进机场,有人突然凑到他耳边礼貌地请求他帮个小忙,他不知道为什么同意了,他让那个人和他一起过了安检甚至一起上了飞机,对方就突然消失在登机的人群里,他转了一圈也没再看见那个人只好在自己的位置坐下。然后他听见一小声闷响,像是有谁突然打开了一瓶香槟,再然后他听见此起彼伏的惊呼尖叫;他下意识地起身朝着声源望去,随即脑后一阵尖锐疼痛然后他失去意识。

这些都不重要。他迟钝地甩了甩头,仍然感到一阵晕眩。

那个人。他努力回想着关于那个人的一切。

他大概比他高,穿着一身全黑的西装,他的手上有很厚的茧,他有灰绿色的眼睛还有很长的睫毛。

Ethan。他听见有人叫他Ethan。

3.

Benji没想到了解Ethan会这么容易。

实际上还是很困难,但是比他想象的要简单得多。暗网是最大的功臣,他自己再做了一些微小的调整。Ethan,Ethan Hunt,职业杀手,身高不详,外貌不详,其他资料一律不详;人们只知道他要价极高,但是从不失手。

他更没想到找到Ethan会这么容易。

反而是找到他之后的事情比较麻烦。

他的头猛地被撞在墙上,灿烂的金星在他眼前炸开,剧烈的疼痛让他过了很久才意识到他的脖子也被死死地掐着,下巴还被枪指着。

他大概意识不太清醒,或者他本来大脑就一片空白,以至于缺氧的时候只朦朦胧胧地想着他的眼睛真好看。

Benji再一次有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正靠着墙瘫在地上艰难地呼吸,后脑还在辐射出一阵一阵的闷痛,而Ethan已经移开枪口靠在小巷另一侧的墙上,皱着眉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

太好了,Benji昏昏沉沉地想,至少Ethan还记得他。

“你为什么在这里?”Benji听见对方沉声问道,他都不知道自己竟然这么想念这个声音;于是他笑了,用沙哑的声音说:

“我不能在这里吗?这是伦敦的一条街道,而我是一个英国人,为什么我不能在这里?”

这显然不是对方想听到的回复,他利落地重新上膛平稳地指着Benji,换上了漠不关心的冷淡语气:“我不会再问一次。”

“好吧,好吧,”Benji举起双手,他本来想向后伸手扶着墙站起来,但Ethan立刻逼近了一步,枪口几乎戳在他的额头上。Benji深呼吸两下,尽可能让自己冷静下来。“那么,Ethan Hunt,父母双亡,十八岁入伍,前CIA特工,是什么让你变成了一个——”

雇佣杀手。

他来不及说完,因为他下一秒就被对方拎着领子摁在墙上,前特工居高临下地逼近他,炽热的呼吸拂过他冰冷的脸颊。

“你想要什么?”

他听见对方咬牙切齿地说。

“我不是来威胁你的,”Benji发现他很难掩饰自己语气里的颤抖,不知道Ethan能不能听出来。“我也不打算当你的敌人。但是你也看到了我能做什么,所以……”

他紧紧盯着Ethan在黑暗中反光的眼睛,吞咽了一口。

“……我是来提供帮助的。”

Ethan第一反应想笑,就他?这个弱不禁风的程序员?但他的笑容很快凝重下来。关于他的过去,他信任的人都不会说,他不信任的人都已经死了。身体力量并不是唯一的强大方式,杀死一个人也不一定需要搏斗与射击。

但是他能否相信他面前的这个人?

他又等待了一会想看对方的反应,但出乎他意料地,对方似乎比他还有耐心。‘

他不是没了解过Benji的背景。他的一切行动都是充分准备过的;他调查了那架飞机上的每一个人,才选择将Benjamin Dunn纳入他行动的一部分。

Benji的背景非常普通,完全清白,没有任何污点也看不出任何问题;然而对Ethan从事的职业来说,这更有可能是一个严重的大问题,而他现在也知道Benji完全有做到这一点的能力。

“……或者我也可以现在就杀了你。”最后仍然是Ethan率先打破沉默。

然后他看见对方眨了眨眼睛,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啊,看起来……确实是这样?”他听见对方犹豫着说——好像他真的第一次意识到还有这么一种可能性一样。

他几乎因为这种天真感到愤怒,也许是因为他太久没见过这样纯粹直接的情感,又或者是因为他放弃相信它们存在这么久,它们却又在今天突然重现,嘲笑他十几年的背叛与逃离。

Ethan咬紧牙关,他几乎就要扣下扳机了。

但是他没有。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扣下那该死的扳机。

Benji看着Ethan平举枪缓慢后退了两步,浓重的黑暗再一次笼罩他全身;这时他听见金属机械的声音,他下意识绷紧全身闭上眼睛因为他知道逃跑没有用。在Ethan Hunt面前,逃跑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过了太长时间,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他不确定地微微睁开眼睛,刚好看到Ethan侧身退出小巷,在转身离开之前最后看了他一眼。

他在Ethan背影消失的一瞬间双腿发软靠着墙滑坐在地面上,大口喘气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刚才屏住了呼吸。


TBC


这篇晚了这么久的原因是——又开了一个脑洞……一会就发……

脑洞就是杰个↓ 

明日边缘梗1-2